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天龙后记(战神乔峰传),第165回:至情至性,阮儿可卿一

2023-01-14 22:35:45 1112

摘要:此时再要变招,已然不及,海无界的万重归一重,已压至头顶。夜南天的媚魂,也当面袭来。谢熬的乾坤掌与郝大风的烈焰掌,趁左右夹击之势,几乎已经贴身攻到。鹤长鸣的雷电之力,也已缠上了腰间。乔峰已经无法可想,任何应对都已来不及。而红袖忽然五指张开,似...

此时再要变招,已然不及,海无界的万重归一重,已压至头顶。夜南天的媚魂,也当面袭来。谢熬的乾坤掌与郝大风的烈焰掌,趁左右夹击之势,几乎已经贴身攻到。鹤长鸣的雷电之力,也已缠上了腰间。

乔峰已经无法可想,任何应对都已来不及。而红袖忽然五指张开,似乎要做最后一击,她停顿了下,对乔峰说:“任凭你修为高绝,今日也难逃一死。将咕酪兽的魂力提炼出来,我的金蜱之身,便能更上一层楼。”

红袖忽而嗤笑一声:“乔大哥,我的牵引术怎么样?请接招吧。”乔峰已经无计可施,唯有将灵力遍布全身,准备以肉身之力,对抗各种神功。虽然此举极为冒险,可眼下也别无他法。乔峰心知肚明,自己身体经过九转神果提炼,又因功法特殊,全身皆能吸纳灵气。

身体日夜受灵力滋养,已十分硬实,不输于任何法宝。以身体硬抗,重伤难免,总有一线生机。只是红袖最后一声嗤笑,还叫他乔大哥,让他接招,连声音也变了。乔峰不禁看着红袖,只见她明目皓齿,笑语嫣然。

虽然双手中指,竭力要弹出去。可整个人忽然变得朦胧,恍恍惚惚,飘飘欲仙。乔峰总觉得那里不对,无论是年龄辈分,或是红袖的脾气,都不可能称呼他乔大哥。而最后那一声乔大哥,声音完全不像出自红袖,听着十分熟悉,却一时间又想不起来。

乔峰顾不得多想,以左手托举海无界的万重归一重,以右手抵挡谢熬的乾坤掌。再抬起右脚反踢出去,以脚踢出降龙十八掌的招式,迎击郝大风的烈焰掌。而后张嘴,鼓足力道,吹向夜南天的媚魂。

这已是乔峰能做到的极致,对于鹤长鸣的五雷轰顶,已经无能为力。只有聚力于腰间,任凭那道闪电缠住自己。而红袖的最后一弹,始终隐忍不发。以乔峰现在的修为,以及肉身强韧,对上任何一位荒主,也是游刃有余。

只不过他既受到叶遮天灵魂契约掣肘,又受到红袖牵引术牵制,心分几处,力分多块。力散则弱,因此他尽管手段尽出,也是一触即溃。各种灵力手段,瞬间将他淹没。乔峰心中陡地一沉,感觉身体肌肤,在寸寸断裂。不禁想到:难道我乔峰,今日要命丧此地?

乔峰心有不甘,疾速运转灵力。偏偏就在此时,红袖那最后一指,终于弹了下去。乔峰清晰感觉到,自己的心裂成了碎片。他闭上眼睛,短暂沉默后,挣开眼睛,一声虎吼:“乔某顶天立地……”不过话只说了一半,便愕然住口。

此时眼前景象,风清日明,虫鸣鸟嘶,一派祥和。那还有刚才那种,风起云涌,灵力四散,飞沙走石的情景?连八大荒主及红袖,皆消失不见。乔峰怔立当场,呆呆出神。忽然右边一声爆喝传来:“呔,那野人,在此大呼小叫做甚?小爷在此,还不快来拜见!”

乔峰闻言,木然地转头,一只色彩斑斓的鸟,蹲立在树杈上,而它的头顶处,还有一只火红的鸡冠。乔峰再次一愣,脱口说到:“小,小卿?”

乔峰刚出天牢时,压制不住的兴奋,仰天长啸。那时阮可卿还未化人形,是多情鸟状态。也是一声大喝,问他为何嚎叫,同样的自称小爷。情形跟今日如出一辙,连站立的树也是同一颗,位置也一样,乔峰这才忍不住脱口说出小卿来。

那多情鸟听了,忍不住又喝到:“什么小卿大卿,小爷乃是公孙不二。你这野人,怎么乱叫一通。”乔峰摇头不语,心想多情鸟,怎么都喜欢自称小爷?他不理会多情鸟,细想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此时一个女子,从多情鸟的树后,缓缓走了出来,她先是呵斥多情鸟:“这是我的乔大哥,不准对他无礼。我给你起名字,叫做水中花,不是挺好听的嘛,你非要叫什么公孙不二,难听死了。不过但也贴切,你啊,确实够二的。”

女子说完,转头冲乔峰盈盈一笑,问道:“乔大哥,我的读心术与无边幻境,威力如何?”女子正是阮可卿,乔峰见了,先是一喜,说:“小卿,果真是你。”随后又板着脸问道:“刚才是你弄出来的幻境?你为什么要跟乔大哥,开这样的玩笑?”

阮可卿见乔峰生气,快走两步,来到乔峰身旁,挽起他的胳膊,柔声赔礼道歉:“好了,乔大哥,是小卿不对,别生气了嘛。”乔峰一直觉得,阮可卿既有阿朱的聪顽,又有王语嫣的温婉,还有种飘飘欲仙之感,他对阮可卿,怎么也生不起气来。只是奇怪,以阮可卿的性格,不应该跟他开这个玩笑。

正要发问,阮可卿小嘴一撅,已自说道:“我这么做,还不是因为你。当初在安山时,你去哪里都不带着我。你不是不知道,我们多情鸟的处世之道,认定一人,便是终生。可你总是狠心的扔下我,往往几年也见不上一面。我捱不下这份相思之苦,就在心里面发誓,等你去鬼族时,我一定要陪着你。可是我也明白啊,去鬼族无比凶险,我不能让你感觉到,我只是个累赘。所以我用读心术与无边幻境,跟你开这个玩笑,就是为了向你证明,我有能力陪着你。”

阮可卿侧头看着乔峰:“乔大哥,最后那一招,你可是没有接下哦,我有资格陪着你了吧?”乔峰由衷赞道:“读心术,无边幻境,果然厉害,乔大哥都着了你的道。”随后又严肃叮嘱阮可卿:“不过,你以后可不要随便窥探别人的隐私。每个人活得久了,谁还能没点秘密。这种做法,有违天和。”

阮可卿吓得小舌头一伸,说:“乔大哥,你就放心吧,探查别人的隐私,我可没那个兴趣。再说了,我的读心术,又不是所向披靡,什么人都能用。你若不是心事重重,慢说读心术,就是无边幻境,怕是也没有用。”

乔峰点点头:“这就好。”接着感慨道:“自天牢出来后,短短二三十年间,遇到了很多人,也发生了许多事。今日故地重游,难免会想入非非。又挂念着爹爹安危,以至于心神松懈。”

乔峰咧嘴一笑,看着阮可卿说:“其实我也有所警觉,因最近发生的事,怎么每个人都了如指掌?原来是你这个丫头用读心术,读取了我的心事。不过你的无边幻境,也真是厉害,仅凭我的记忆,就将各大荒主的手段,展现的唯妙唯俏。尤其还为红袖姑娘,杜撰出一套牵引术来,简直是以假乱真。”乔峰哈哈大笑:“你乔大哥,这个跟头,栽的可不算小。”

阮可卿眨巴眨巴眼睛,问道:“这么说,乔大哥你不生我的气?”乔峰回到:“乔大哥为什么要生气?慢说你是开玩笑,即便是真的,我因此而殒命,那也是技不如人。喜欢责怪别人,不是好汉的行径。”

而后话锋一转,问阮可卿:“只是乔大哥有一事不明,还要你解惑。你展现出的八大荒主手段,也只是我与他们在飞来峡交手时的修为。以我现在的实力,对上那时的八大荒主,即便他们联手,虽不敢说轻易取胜,也能不落下风。可在你的无边幻境中,我竟然没有丝毫反手之力,这是为何?难不成,是你本身的修为要强过我?”

阮可卿解释道:“乔大哥你还真是抬举我,我除了一套读心术与无边幻境外,哪有什么手段,更谈不上修为了。而读心术既不能攻,又不能守,除了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,基本无用。会出现你比敌方强,却反而不是对手的情况,这还是因为无边幻境的妙用。它压制了你的修为,让你有力使不出。就像红袖使得牵引术,其实也只是无边幻境的延伸术而已。并不是真实有效的攻击手段。”

乔峰十分惊奇,世间竟有此种神功,可以压制别人的修为,他有些难以置信,追问道:“你是说,你以无边幻境,将我的实力压制下来,只能发挥五六成?”阮可卿道:“也可以怎么说,不过并非将你的真实实力压制住,而是压制了你的心神,使你每一招打出去,原本用的是十分力道,最后只用了一半,而你还以为是全力以赴。”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